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魔幻武林前传]
[魔幻武林前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人电影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魔幻武林前传
 
1 情魔现身
 
 繁体发风月 
 简体发羔羊、海岸线
 
  明朝,一个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直到燕王夺权成功,才有一时丝的光明透 入,然这只维持了三十年。明,宣德元年,朝庭表面上和平,暗裹却有风雨欲来 之势,而武林中亦是如此。
 
  在武林中随着九大门派的落没后出现了很多门派,而这些门派中又以十四个 门派最是出名。十三个门派又被分为四大天,七奇门,和三义会。
 
  四大天是指分据四方的,邪王门、魔神门、圣女门、仙凤门,这四个大门派 ,在武林上有着超然的地位,也在七奇门和三义会之上,而四大天二正二邪,在 武林中有着互相平衡作用。
 
  七奇门是指武林中的一门二楼四盟这七个门派,除了各门的组合奇怪以外, 其出名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在江湖上有着一定的实力。
 
一门:
   神剑门,是最接近四大天的门派,也是以白道势力为首的最大门派。
 
二楼:
   流花楼,一个酒楼,是武林人常去休息的地方,别外也有着不输给丐帮的情 报网,可说是武林中的情报单位,不过欲得情报可要相当的代价。
   天机楼,神秘的门派,专门替人设置机关迷阵,听说也精通阵式命理,不常 在武林中有门人出现,然门下能在武林中所见之人都是精通其术的佼佼者。 
四盟:
   杀手盟,看其名就知是一个杀手组织,其盟成员不明,和流花楼一样,只要 你付的起代价就可帮你杀掉你想杀的人,不过并不是每个案子都会接。
   护卫盟,杀手盟的对手,和杀手盟的性质相近,然不同于杀手盟地方是护卫 盟本身是个标局,而保的并不只是任何东西,但有一定的时性。
   十二金钗盟,由十二个寡妇所组成的组织,主要保护女人免受男人的?害, 当然是最痛恨淫贼。
   天残盟,三盟中最神秘的一个组织,组织动机不明,不过可见的是门下之人 都有身体上的残缺。
 
三会:
   正义会、海天会、天理会,由船民矿工、农民和渔夫组成的反政府组织,在 浙江、褔建的山上一代非常活跃,常常打劫朝廷官粮,专门和朝庭为敌,组合大 多是人民,不过说穿了就是山贼,海盗,义民。
 
  介绍完了这十四个门派,故事就要从七奇门其中的流花门说起……
 
  流花楼,江苏应天府城(南京城)有名的大酒楼,这里不仅美酒佳肴让人津 津乐道,而且有着如云美女陪酒作乐,然而,流花楼他在武林中也是一个门派, 而且是个被列入武林中公认的七奇门其中之一。这就奇怪了,一个酒楼竟然被列 入武林大门派,这种事确是少有,然你要知这七奇门都是些什么门派,那就不足 为奇了。
 
  流花楼还有一项令人注目的事,那便是每十年便会选一次武林十二花魁,虽 然这个选花会是不限于流花楼,可是今年武林十二花魁中却有一人正是流花楼出 身,她不是别人,便是那让城中权贵子弟英雄豪杰惊为天人欲想得的倾城美女, 武林十花魁中排名第三同时也是流花楼的风三掌事“风晴”。
 
  这是流花楼一间名为怀玉居的女子的闺房,一条人影轻盈的从若大的浴池中 飘然而起,一个转身着地,便也将在旁的纱衣披身轻巧的站在一面红毛镜子面前 ,只看镜子裹的身影清楚印出一位二十五六的绝世佳人。一头乌发宛如瀑布般的 垂于腰霁,细细的柳眉配合一双深邃的明盼,细致的琼鼻下有着染红的双唇,一 张瓜子脸有如芙蓉出水。
 
  再从皙白的粉颈往下看,那轻漙的白色纱衣半掩,让一双娇乳若隐若现相当 诱人,美女似乎刻意的用双手将纱衣微微的拉开,让那饱满的娇乳浮现于镜中, 只见沾染的少许水珠的娇白双乳上,那浅粉红乳晕,嫣红的乳头,无疑是神所赐 与。目光聚集在细腰上,那脐眼所镶的耀眼宝石,点缀着动人的曲线,而宝石下 便是那柔顺乌黑的森林,掩住每个男人向往的神密地。
 
  尔时,美女满意的微笑并开始着衣,忽然屋上一声瓦碎声响,美女惊觉的着 好衣便开门微探,只见远处人影晃动直朝城外奔去,美女微怩便也施轻功跟去, 不久,来到了十里林内。这时辰已是黑夜,林中本应特别昏暗,然在此处竟有人 燃起熊熊火光,把林中照亮有如白画。
 
  再看那道人影似乎和谁约好,来到了此处便停了下来,在后寻来的美女见状 也寻一树丛隐着身形,才将人影看清,便发觉人影是一个年约三十的俊脸青年人 。
 
  青年人停下不久,忽然在林中又出现了好些人,只见人人背衣上均写着一个 黑色魔字。美女一惊心中暗想:「这不是魔神门的黑魔堂标帜,难道魔神门已来 到江苏」,心忖间便继续看着。
 
  人群有秩序的分站两边排开,然后随即又出现了一顶轿子,只见轿中跃出一 人,年继与青年人相近,才落地便跪至年青人的跟前说道:「柳长欢拜见门主金 安」,话才一完,两排人群也随后齐跪而下道:「黑魔堂拜见门主万安」。这时 ,美女看着青年人惊想:「魔神门主柳长青,他就是四大天中的魔神门门主柳长 青!」。
 
  在美女惊呀中,柳长青扶起了柳长欢说道:「贤弟快快请起」,随着柳长欢 被扶起,后面众门人也齐起身,然就在这时,柳长欢一咳声,众人又惊恐的跪了 下来,直至柳长欢回头说:「你们都起来吧」,众人才应声而起。
 
  看见这现像的美女有些胡涂的心想:「若说她跟随的这人是魔神门主,那为 何这些人见到门主不跪,要等轿中之人跪下才跪?而且那叫柳长欢之人看来是柳 长青的弟弟,然他的权势看来却比柳长青还大」。
 
  持续的看了下去,只见柳长青对如此现像毫不为意,扶起了柳长欢开口说道 :「贤弟来此见我可是门中出了什么问是题?」。柳长欢:「不,只是邪王门门 主要人来约门主谈合作之事,因门主不在,三堂意件分岐,白堂主对我的不太信 任,要求我来此请求门主主意」。
 
  柳长青眉头一皱说道:「我不是说过我不在时都交副门主(柳长欢)处理吗 ?」,微一哼声又道:「白羽儿何在!」话声才落,这时不知从那又出现身材娆 姚的白衣女子,一现身马上跪在柳长青前道:「白羽儿听命!」,柳长青道:「 立刻传我命令,要白齐眉来此见我!」,白衣女子道声:「仅尊主子玉令」,话 一完跃身便不知踪影,好似早不在那里一样。
 
  看着白衣女的离去,美女这时又惊觉的想:「此女轻功如此了得,我流花楼 向来以轻功闻名武林,竟看不出他离去的身法,魔神门当真是利害,但不知他柳 长青来江苏做什么?」。
 
  回到场中,柳长青命令完后便转身笑着对柳长欢说道:「长欢,这阵子要你 执掌门中教中事物,真是苦了你了,看你把黑魔堂教育的如此精良,我就知道我 的眼光没错」,柳长欢表现惶恐的道:「门主夸讲长欢了,门主交待长欢之事, 长欢自是不敢轻忽,只求门主别怀疑长欢之心」。
 
  柳长青:「长欢,为兄怎会怀疑呢,虽然你并非我的亲生弟弟,然我们也同 是爹爹的亲生,如你认为刚才黑魔堂之事,便是对我不敬,那你是多心了」,顿 了顿续说道:「黑魔堂是我门的精英部队,他只效忠他的堂主,我把他们交给你 ,这便是我对你的一种信任」。
 
  柳长欢:「门主对长欢的厚爱,长欢自然晓得,只是…」,柳长青:「好了 ,你代我主持魔神门之事,我会对白齐眉他们说清楚的,只是长欢…」,柳长欢 :「长欢在!」,柳长青道:「白齐眉他们虽都只是一堂之主,却也是爹在时辅 助爹的老部下,不但对魔神门忠心,也是你我的长辈,在情在理你都必需尊敬他 们,知道吗?」。
 
  柳长欢:「长欢仅尊门主教悔」,话一完抬起头便又问道:「门主此次在江 苏要停留多久,长欢可要属下替门主准备准备」,柳长青:「嗯!不必了,我此 次出来只是找几名娇侍而已,不久便会回去」,看着柳长欢忽然又道:「长欢! 我兄弟两好些时候没有单独说说话了,等我这次回去,我们再把酒欢谈如何?」 。
 
  柳长欢笑答:「长欢恭待兄长回门谈叙」,柳长青拍了拍柳长欢的背说:「 嗯,好兄弟,门中就再有劳你费心了」,柳长欢:「门主,那长欢这就回门了」 ,柳长青点了点头于是柳长欢便又坐入轿中,不一会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长欢走后柳长青一人好像还在等什么人并不急着离开,美女也在这时理理 心中思绪:「原来魔神门主是来此招侍妾,听说魔神门每代门主招侍皆有九位, 而且个个美如天仙,但不知那些侍者比起我流风楼选的花魁如何?」。
 
  想了想忽然想到:「此次他来到江苏…这江苏难道还有比的上我风晴美的美 女…」,美女总爱比较,也难怪风晴有如此想法,然而此想法一出又想到:「莫 非他是来找我当他的侍者!!」,脸上突然一红,再想:「嗯,如果是的话,我 是绝不会从的…唉呀!我在想什么呀…」。
 
  回到场中,柳长青似乎又有了动作,只见一声招唤:「黑羽儿何在?」,一 名黑衣女子也像先前那白衣女一样落跪在柳长青的面前道:「黑羽儿在此听命! 」,柳长青道:「嗯!门中可有些什么大事」,黑衣女答道:「回秉主子,一切 正如副门主所示,除了邪王门派人来已外,就是白魔堂和蓝魔堂为这件事起了争 执」。
 
  柳长青:「哦,他们都为了什么而争?」,黑衣女:「回秉主子,蓝魔堂认 为邪王门约主子非怀好意,并且力主和邪王门来一次了结,而白堂主却认为此次 魔神门要约只要宛转拒绝,要战也要等门主回门再说」。微一思忖便又问道:「 嗯,那副门主怎么决定?」,黑衣女道:「秉主子,副门主和白堂主的想法一样 」。
 
  柳长青听此回答,又思忖了一下,拿出一块玉便说:「嗯!黑羽儿,马上把 令玉秘密给副堂主,他该知道我意思」,黑衣女应声是也消失踨影,柳长青又再 次叫道:「蓝羽儿、红羽儿何在?」。这次同时出现了红衣蓝衣两女两人
 
  柳长青道:「刚才黑羽儿说的可都正确?」,两女分别点了点头,柳长青这 时拿出了两信令说道:「妳们把这道命令分给蓝魔、白魔堂堂主,说我要他们依 信令去做,快去,不得有误」,两女同时应了一声便也又消失在场上。
 
  看到这,风晴有些佩服,心想:「人在外竟能掌控全局,并给足了掌事者权 力面子,看来这魔神门主也非省油的灯」,心中思绪,然眼光仍注示着场中。 
  待两女走后不久,风晴儿中听到一阵破风声响,接着看到柳长青微笑的大声 道:「可是珠儿来了」,话声一止,娇笑声突起,只见一阵香风飘至,人影也扑 入柳长青的怀中。风晴才定眼看去,这会可是惊呀,因为这时的柳长青怀中多了 一个双十美人,而这个美人风晴却是认识。
   
   一身白衣柔肌赛雪,乌发挽髻,淡眉大眼,琼鼻巧嘴,配上一张圆脸迷人, 风晴惊想:「这不是十二花魁中排名第六的玄机玉女诸葛明珠吗?她和柳长青是 什么关系?莫非已成九侍之一!」。风晴的想法在后得到了证实,因为诸葛明珠 随后亲密的和柳长青说着。
 
  柳长青对着怀中人儿说道:「怎么,珠儿才一会不见便这样想我」,诸葛明 珠娇媚的说:「都是主子不好,说什么要给珠儿找个大姐,让珠儿在城中等,自 个便去了流花楼,主子知道珠儿在客栈等的有些不耐,才要人去通知珠儿不是吗 ?嗯~」,府头轻尝了珠唇,柳长青随后抬头道:「妳这个鬼灵精还需别人通知 就别叫什么玄机玉女了」。
 
  只见诸葛明珠红着脸娇羞的躲在柳长青怀中道:「珠儿在天机楼所学的可没 有如此神通,莫说不知主子在这,就说知道那还不赶来服侍主子」,柳长青道: 「看妳说的好似我这当主子的不懂怜香惜玉似的,那待会换我来服侍妳可成?」 。
 
  听这话,诸葛明珠离开了柳长青的怀中道:「不行,珠儿已是主子的九侍之 一,服侍主子是珠儿的事,那能让主子这般…对了,主子可有找到大姐?」,嗯 了一声柳长青道:「她也在这不少的时间了」,说着说着,柳长青忽然有意无意 的向风晴隐身的树丛看去,这个动作也让隐身树丛后的风晴惊的怩住。
 
  诸葛明珠听着柳长青这样说,便四处探望的问道:「大姐已经来了!在那? 珠儿可认识?主子不是说珠儿的武功进步了,那怎么还是听不出来?」。柳长青 道:「妳一定认识她,她可是江苏公认最美的美女,而且武功很高,以妳现在的 功力是无法知道她的气息,这会我便让她出来和妳见个面如何?」话一完便向风 晴躲藏的树丛看来。
 
  从树丛缓缓的走出,风晴知道自己藏身处已然被发现,然她惊呀的忖道:「 自已隐身在这,柳长青好似早已知道,而且看样子还是刻意安排的,这柳长青果 真来要自己也成他的侍妾,哼,我风晴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看着脸色冷冰的风晴,柳长青笑着对诸葛明珠说:「哪,这会妳大姐不也出 来了吗?」,诸葛明珠起先也是惊呀,然随即便笑脸盈盈的说:「原来我们的大 姐会是晴姐姐」。风晴仍是一脸冷冰,看着两人开口说道:「柳门主你好,明珠 妹子好些日子不见了」。
 
  柳长青微笑的不表意,而诸葛明珠笑着回道:「没想到晴姐姐还记得小妹, 自从选魁后,小妹和晴姐姐却实有一段日子不见了,晴姐姐近来可好?」,风晴 也回道:「托妹妹的褔,一切安好,只是再见到妹妹,不想这时,妹妹已然是人 家的侍妾了」。诸葛明珠并无生气的又道:「其实当主子的侍妾也没什么不好, 个中好处,等将来姐姐成了我们的大姐,当会知道的」。
 
  风晴一听就要发怒,然哼了一声转向对柳长青说道:「柳门主,这么说你来 江苏可是专为风晴一人而来了」,没有否认,柳长青点了点头说:「不错,不然 我也不用故意在妳房上露出声响引妳出来」,风晴:「柳门主就知风晴会从?」 ,柳长青笑道:「不会,但我柳长青想要的东西从没失手过」。
 
  这般狂傲,风晴这时可气急的哼身道:「少狂」,接着人如急风提掌便向柳 长青攻去,然而这掌势却在半路被诸葛明珠给拦了下来。风晴一掌未捷自是不甘 ,随后便又打出几掌,然而诸葛明珠也不是弱者,急幻身形提掌对峙,只见两女 一来一往,互有攻守的呈五五之势。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已过百招,忽然人影一分,风晴飘身后退,而诸葛明珠 也微微喘气的退到柳长青身旁,但见柳长青笑问道:「珠儿,怎样,我说的不错 吧?」,诸葛明珠擦了擦香汗说道:「主子果然没骗珠儿,珠儿武功确实进步了 ,可是这会可该轮主子,因为大姐若要使出冰风十三针,珠儿可没把握接的了」 。
 
  风晴原是久攻不下飘身后退,听着两人对话不禁疑心忖道:「此女武功在选 魁之时和她交手并未逃过百招,然今日再行对峙,在百招之内竟治她不了,可见 这段日子武学精进了许多,那边柳长青仍未出手,若以此形着看来,今日恐怕不 妙,嗯!接下来可出全力见机回流风楼请求支持」心念一定便又发招朝这攻到。 
  柳长青见她攻来,心念间要诸葛明珠后退,自已却站立原处不动。风晴见他 不闪不避仍不疑有他,掌劲接实的在他胸上一印,然而就在同时,风晴直觉的感 到,掌上劲力突然像是打入水中那般不着边际,而且随后有着一股强大吸力瞬时 而起,吸的让自已身子向前倒去。这下风晴可惊骸,忽然间想起魔神门秘招如意 魔功,急忙卸去掌劲,一个回身强使轻功便想逃脱。
 
  柳长青那能让她如意,身形一动便随后而至,风晴见状,逃离间便又向后打 出万点星光。对此招柳长青甚是不敢轻忽,双掌一挪劲风突起,只见万点星光竟 随风劲纷纷朝左飞去。成名的冰风神针也起不了作用,可见对方武功高出自已甚 多,如今风晴无计可施下,也只仰赖自已另一成名的轻功。然而这次又令风晴失 望了,自已才刚转身落地,忽然间腰间一疼,只觉眼前一黑,便莫名的撞进一个 人的怀中失去知觉……。
 
魔幻武林前传2   玄机玉女
 
  一样的浴池,一样的镜子,还有着一张舒适的牙床,只是不同的,流花楼的 怀玉居今日多了两名不速之客,只见风晴仍是全身赤裸,但这次不在浴池内,也 不在镜前,而是躺在牙床上昏睡着,要说浴池旁倒也有两人赤裸的互相拥抱着, 那便是柳长青和诸葛明珠无疑了。
 
  只看这时的诸葛明珠仰躺于池边,娇媚的抱着趴在她身上的柳长青发出阵阵 娇啼,不一会,一阵弓身高歌便喘气无力的摊开四肢。柳长青府身亲吻便轻问道 :「珠儿可是泄了?」,诸葛明珠无力的答说:「主子今日这般勇狂,珠儿实在 有些成受不住,不过珠儿好喜欢主子疼爱,便是如此死去也好」。
 
  柳长青又吻了吻诸葛明珠忽然道:「珠儿想不想玩些新鲜的…」,睁大眼诸 葛明珠问道:「主子想…」,柳长青又府身下去,轻咬着诸葛明珠的耳垂,然后 一阵低喃,尔时抬头,只见诸葛明珠红透了脸说道:「主…子,珠儿的那很脏, 会弄脏主子的…」。
 
  柳长青笑了笑抱起了诸葛明珠,两人也纷进了池子裹,柳长青让诸葛明珠在 池旁弯下身去,用玉手扶着池沿,然后自已便来至她身后,在水中轻抚了娇美的 臀部一会,便用母指轻按菊穴两旁,然后微微轻扳菊穴,随后便将那大龟头顶着 磨擦了几下便狠狠了插了进去。
 
  诸葛明珠从没有过后庭的滋味,感觉在在还没插入之前,菊穴在冷水中有些 清凉,等到柳长青用烧烫的肉棒顶住菊穴口时还有些苏养,然而当大肉棒狠狠插 入时,那撕裂般的疼痛却令她哀豪出声,这比她当时被破身还疼上一倍。
 
  趴上身去柳长青迅速的抽插起来,因为他知道唯有快速的让娇嫩的菊穴,习 贯大肉棒的抽插,才能有让怀中的美人享受那另一番的乐趣,时间一分一秒的过 去,诸葛明珠仍是疼的紧抓池沿,而柳长青踫在她身上,双手一上一下的分另在 她的双乳和阴户上抚弄把玩。
 
  随着抽插越顺利,诸葛明珠的哼痛声也越小,穴内替代疼痛的是阵阵的刺 养,而阴户穴内也起了阵阵潮水,不久,诸葛明珠便开始哼道:「嗯嗯…好养… 主子…哼…珠儿的好主子…珠儿不疼了…快…这样也好美…哦哦…」。
 
  将双手抽离,然后起身扶住了诸葛明珠的细腰,柳长青开始用高速进行一轮 的狂轰,只见结合处的碰撞发出了啪啪的水声,诸葛明珠便也哼道:「啊啊啊… 主子好…啊啊…珠儿好美…哦哦啊…不行…快出来了…出来了…啊啊啊啊」,随 着身子的抖动,诸葛明珠从私处泄出了阴精。
 
  看着诸葛明珠的泄身,柳长青也停止了动作。缓缓的抽出肉棒,然后将诸葛 明珠身子反了过来,面对面的吻着娇弱的诸葛明珠,这样一会,忽然抱起了她, 让她坐在池沿,轻轻的扳开一双玉腿,大肉棒再次缓缓的插人阴户中,刚泄身的 诸葛明珠穴中相当的滋润,大肉棒没有遇到障碍便一插到底,这样让诸葛明珠又 情不自禁的哦了一声。
 
  柳长青并无立即插动,只是轻尝把玩着双乳,而诸葛明珠这时不知从何而来 的力气渐渐用双腿锁住了柳长青的腰,就这样一会后,柳长青也抱起诸葛明珠, 让她挂于身上,双手托着她的臀开始上下抛动,肉棒随着每一次的娇体落下插入 深处,只见诸葛明珠紧抱着柳长青将头垫在他的肩上,媚眼如丝,贝齿轻咬的又 哼出一连串的歌曲。
 
                xxxxxxxxxxxxxxxxx
   
   记得那是武林花魁选魁后的一个月……
 
  天机楼,那是一个有着各种奇能异士存在的神秘组织,在武林中却不常出现 门人。其实天机楼可是几门派个名称,而这个组织并没有一个确实存在的地点, 这样说吧,天机楼他是一个由好几个奇能门派组成的组织,比如鬼谷、神机、奇 门、幻影,而这些门派互不相干却同属天机楼。
 
  奇怪吧,不,更奇怪的事,天机楼说穿了只是个用万年玄铁做成的牌子,而 拥有这个牌子的人便可是天机楼的掌门,他可令天机楼中任何一门做任何事。那 这人倒底是谁呢,不知道,也没人知道,只知他(她)是个操作数。
 
  这天,神机门玄神居前来了一大批武林人,把居前的空地挤的满满,而这是 神机门从没有过的现像,不过,看着人人脸上布满了自信和喜气,然自知道眼下 的这些人似乎是为了参加什么盛会而来。
 
  不错,就在半个月前,神机门下被选为武林十二花魁中的排六的玄机玉女诸 葛明珠,忽然向武林宣布,半个月后的今日将在此举行比武招亲,比试者的条件 只有一条,那便是二十至四十岁之会武男性便可参加,消息一传出造成了武林一 阵轰动,这也难怪玄神居会有如此人潮。
 
  时间来到了接近中午,此时台下人群甚多,然却没人接耳交谈,每个人看着 彼此皆露出仇视的眼光。就在此时,玄神居内缓缓的走出一白衣长裙的艳丽佳人 ,只见她娇细的身材看来玲珑有致,一席长发垂腰,发挽双髻,额前流海稍盖云 眉,一双明媚大眼闪耀着迷人的光彩。
 
  美女一走出来只见众人的目光转移,看着她皆露出爱慕的神情。尔时,美女 走入了台旁一个用帘布遮掩的棚内,而随后的一名妇人也来到台前对着台下的众 人道:「我仍神机门掌门,也是此次比武招亲的主持,各位来此是为何而来我也 不再多说,只是告诉各位,比武的时间只到日没为止,而胜出之人将和我再行一 场比试,胜了我便可娶我徒为妻,现在本人宣布比武招亲开始…」。话才一完, 台下欢声雷动。
 
  妇人也不理会众人,仅自转身也走进了棚内。不一会,忽然台上跳上来一人 向台下道:「我追风无命先来向各位讨教讨教」。话才一完台下便又跳上来一神 情冷绝的年青人对着他说:「好说,夺命阴司特来领教阁下的本事」。两人一抱 拳便对打了起来。
 
  夺命阴司和追风无命的这场争斗并无多久便告结束,而最后是追风无命便被 打出台下,然而在他飞出的同时又有一个自称百里武神的人上台,于是又开始了 另一场比试。这边比试持续进行着,而棚内玄机玉女那也有了变化。
 
  这是一个可以容下四五人的棚子,而棚中正摆着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的不 用说便是那美女,也就是玄机玉女,只见刚才的妇人走进了棚内便也来到了她身 旁,微看了一下她便道:「小姐,妳说那台下的人群中可有应妳劫难之人?」。 
  玄机玉女并无转头,只是透过棚口那丝细缝看着场中答:「嗯!若我推算的 不错的话,那人今天一定在其中」。妇人微思忖了一下又道:「小姐,这样作真 的能破鬼谷子的预言?」,皱了皱眉玄机玉女这次回头看着妇人道:「冷姨,妳 是怎么了,难道妳不信我的推算?」。
 

  妇人惶恐的道:「不是的,小姐推算一向准确,冷枫不敢有疑,只是夫人要 冷枫照顾小姐,冷枫自是不敢怠忽,而且夫人闭关前也要小姐顺鬼谷子所说的去 做不是吗,小姐先参加了武林选魁,又在今举行了比武招亲,这样做不好吧」。 
  听道妇人这样说玄机玉女似乎更生气的道:「娘要我顺他言而行,那是她不 知道鬼谷子的奸计,哼,表面上那么关心我,什么唯有如此才能过我的死劫,其 实暗裹不过都是为了要我嫁给他的徒弟,朱协志那个蠢材」。
 
  妇人:「可是,可是…」,玄机玉女道:「别可是了,如果妳还信我的推算 的话,就把我娘这角色扮好了,等到我确定应我劫难那人是谁,并杀了他,我再 去我娘那认罪便是了」。
 
  妇人似乎还想再说,然而当她看到玄机玉女那般眼神,便知再说也无益,忽 然就在此时,棚外传来一阵惊呼,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向棚外看去,只见一道人影 飞撞向棚子而来,而见到此状况的妇人反应也甚快,单手一圈,一轮掌风便打了 出去,人也随着掌风向外飞去。
 
  这事说时迟那时快,轰然一声,掌风清楚的打在人影上,而人影受的掌风的 影响反向快速的震落对面台下,只见台下的群众见此状又是一阵惊呼,尔时,站 定身子的妇人忽微笑的道:「各位,没事了,比武继续」,说完便在棚旁一处大 椅落坐,显明是预防这事再次发生。
 
  不知是这事大惊人了,还是妇人武功太高所至,当大家目光再度从倒地气绝 的花蝴蝶言仁旭和妇人身上回到台上时,却发现和言仁旭对峙许久,却在这时一 掌把他打向棚子的无名羽士吓的已不知去向,而且经过一段时间未有人上台。 
  台下的人开始有人自评斤两的跟着离去,然而却有一半的人留了下来,当 然,留下的人除了看热闹的以外,大概也有少部份是认为自已的武功能接的起妇 人的那掌。许久,台上继续在一个自称是无极剑客和一个自称风天神君的人上台 比试而热闹了起来,比试也恢愎了先前那般热络,不过此时的比时更日有可看性 了,因为能上台的人都是高手,至少也不比妇人的身手差。
 
  时间过的很快,再一个时辰便要来到日没的时刻,而台上分别由风天神君和 无相书生两人继续争斗着,由于风天神君和无相书生的武功吓人,因此台下都认 为,此次胜出者不是那风天神君就是无相书生,然而事情却在这又有了惊人的转 变。
 
  一道身影跃过人群向两人而去,只见人影双手一挥,两道劲气分袭两人,在 台上的两人见状一惊也抽手纷向人影运掌相对,忽然间两道巨响在空中暴开,但 听一句“绝玉神功”两道人影同时被震退数尺,而来人已在台上站定身形。 
  此一突来的变化,不但使台上两人惊恐,更让台下的群众惊恐的把脚步往外 移,因为谁都知道冷影魔神是个毫无人性的冷血魔头,而且在他超绝的绝玉神功 之下,从无留过活口。台上被一掌震退的两人似乎也想向外逃去,然而他们知道 为时已晚,现在只能提起全身的功力警觉的盯着,眼前这神情冷绝身怀奇功的冷 血魔头。
 
  场上的状况使得妇人不得不向棚子移去,由于那男子落于台上后并无再做任 何动作使得妇人顺利的走进了棚内,然而进棚的妇人却在进棚的一霎挪又怩住了 ,只见椅子上已不见玄机玉女的身影而只留下一道写着魔门柳长青的字样。 
  一场比武招亲在两声惨叫和玄机玉女的失踪划下句点,天风神君和无相书生 的惨死让许多人认为玄机玉女是被冷血魔神劫走,可是冷血魔神在武林可是传闻 中天底下最冷血的人,因此,又人说劫走玄机玉女的人不会是他,果然不久,魔 门门主柳长青劫走玄机玉女招为侍妾的事实,在武林间传了开来。
 
  至于柳长青用什么方法和什么时候劫走玄机玉女的,却无人知晓,仅有少部 份的人认为无名羽士和魔门门主会是同一人,更可怕的是冷血魔神会是柳长青引 来的,他的目的杀绝在场所有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间石室外正跪着从玄神居回来的妇人冷枫,而石室也在此时缓缓的开启, 只见石室中走出了一身拥容华贵的美妇人,冷枫见美妇来至前面便低头道:「婢 职该死,有负主母所托,使小姐落入了柳长青之手,请主母降罪」。
 
  美妇看着她,忽然叹道:「枫娘,起来吧,这事不怪妳,一切均是天意,珠 儿也是该有此劫,怨不得别人,倒是使得许多人惨死,将来必有祸劫…」,美妇 这样说,但见冷枫却没有起来,仍跪着道:「不,这些事全都是婢职的疏失,请 主母不要怪小姐,也请主母救救小姐」。
 
  美妇看着冷枫不起来便又说:「枫娘,起来吧,要说错我才是整件事的主头 儿,所谓动一发而系全身,若当初我不干预天机,求师兄承言,妄想解去珠儿的 劫难,珠儿便不会如如此作,而劫难自是不会发生,如今劫难已成,再多说也无 用」。
 
  看着冷枫仍是不起,美妇无奈的又叹口气道:「枫娘,妳若坚持妳有错我也 不再说了,眼下我就罚妳在此为我守关二十载,妳可愿意」,听美妇这般说,冷 枫急道:「冷枫愿受罚,愿为主母守关,只是也请主母救救小姐」。
 
  美妇道:「救她自然会救,然天数断不可改,而且时候未到,妳也不必再求 了,现在,就让我们静静的等待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
 
  再说玄机玉女全身赤裸的在柳长青挑逗下渐渐的清醒过来…
 
  「你…是谁…嗯…你…做什…么…哼…不行…」,一双魔掌不断的侵袭,醒 来的玄机玉女诸葛明珠感到全身使不上力,却也感到少许的舒服和骚养,随着越 来越清醒,她看清眼前侧着身子抚弄她的人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俊汉子。
 
  诸葛明珠清醒的第一件事便是开始挣扎,然而这些反抗却只是非常轻微的, 甚至只是哼着哀求眼前的男子不要。柳长青似乎没有理会她的哀求,反而诸葛明 珠越是哀求他越朝敏感处着手,只见双手到处游移最后停留在两个雪白玉乳间不 断的搓揉。
 
  忽然间一阵情欲从心底渐渐浮现,不但使诸葛明珠娇迅速转红,也使得娇唇 吐出的气息加巨,诸葛明珠的脑中渐渐的又模糊了起来,玉乳上的乳头也由双手 的用力抚弄渐渐的加深了颜色,尔时,柳长青府上身去,用嘴轻轻舔咬着,并用 另一手捻动着另一边。
 
  这样诸葛明珠更加的失去理智,打从一开始反抗的心也渐渐溶化,身体的感 觉反应在动作上,那是永远无法欺骗自已和别人的感觉,也许是某种心理的层面 的表现,从一开始诸葛明珠便没有多大的反抗,相反的对于一个不相识的男人强 暴她,却让她有一种她渴望刺激的快感。
 
  武功、理智在此都变化成爱欲和激情,就在柳长青的手指随着玉体波动抚摸 并侵入了宝贵之地,诸葛明珠的情欲也随之到了极致,就在手指深入间,脑中轰 然一声魂飞魄散,一阵骚浪不禁的流出,染湿了手指。
 
  双手拉着被褥,贝齿轻咬着下唇,玉脸上尽是绯红,琼鼻首口中哼出一阵一 阵的歌声,由于那染湿的手指在穴中骚弄的非常快速,诸葛明珠禁不住浪水一阵 接着一阵的溢出,「哼哼…不…啊…啊…啊…天啊…」,忽然来的力气,侧身激 动的抱着柳长青发出娇啼,不久,激动稍平复,诸葛明珠平躺下娇喘着。
 
  柳长青这时抽出了手指,大量的浪水顺着流出染湿了被褥,诸葛明珠不敢相 信自已的行为,羞的遮住红透的脸。柳长青也开始来到下方,轻轻拉开了一双玉 腿,由于枕头垫高了头,诸葛明珠可从指缝中,清楚的看到柳长青跨下无比雄伟 的肉棒正点头示意。
 
  「天呀,男人的东西都这般大么!我的这么小怎受的了」,一阵胡思乱想, 刚才那成仙般的美感,早已让诸葛明珠忘了她是被强暴者,现在她只求再尝到刚 才的快乐,而正当她思忖间柳长青已将玉腿拉开至最大,一手扶起娇臀,一手扶 着肉棒,将硕大的龟头在娇嫩的穴口摸擦了几下,沾染了些许的淫露,然后缓缓 的推进。
 
  看着肉棒缓缓的进入,诸葛明珠感到一丝的痛,及至肉棒龟头推入穴中,诸 葛明珠甚至痛的将身子往后直缩,然柳长青却一把扶抓着细腰,让肉棒持续的突 破障碍进到深处。
 
  除了疼,还是疼,因为肉棒没有迅速的突破处女膜,令诸葛明珠毡着身子紧 咬贝齿,发出一阵哀豪:「哦,不要…好疼,快拔出来…好疼…」,经过一阵挣 扎,然肉棒还是持续的深入,不久终于顶到了深处肉团,肉棒才静止不再深入, 只见诸葛明珠业已煞白了玉脸,有些忍受不住。
 
  府身强吻了珠唇,然后继续在双乳上作文章,柳长青除了享受肉棒被处女嫩 穴包围的快感外,也让诸葛明珠有适应的时间,而诸葛明珠也在疼痛的同时,清 醒难过的想:「完了,全都完了,他是谁?我恨死他了」。但这清醒却没有多久 ,起初的情欲伴随着穴内疼痛后的骚养即又上身。
 
  看着诸葛明珠变化着神情柳长青笑了,肉棒也开始缓缓的抽插。疼痛快速的 消失,人也再次陷入情欲潮流的诸葛明珠,神情迷惘的忽然开始扭动腰支配合, 不一会更急急的狂摆,柳长青见状也扛起了一双玉腿用力的狂抽狂插。
 
  巨烈的震动使得牙床开始发出声音,然而却比不过诸葛明珠口中吐出的喘哼 来的动人心弦:「啊…啊…这般…好…好…喔…快…对…好美…唉呀…」,忽然 肉棒插入深处轻摇了一下,使诸葛明珠不禁也娇叫了一下。
 
  这样不一会,诸葛明珠情欲也再次达到高峰,只见她弓身紧抱柳长青淫声道 :「啊…啊…受不了…上…上天…好美…啊啊…给你…都给你…啊啊啊啊啊…」 处女的元阴再次泄出,却比前次泄的多,而柳长青也毫不客气的运起如意神功, 开始吸收…
 

魔幻武林前传3  九侍之首
 
  阳光射进了房裹,那是一间充满女子气息的房间,不久,渐渐房外响起了莺 声燕语,而在房内的床上,一美丽的女子正坐在男子的身上,不停的耸动着细腰 哼声娇啼,但见雪臀忽然一阵急摇,口中发出长啊,急潮涌现,美女终于再次达 到了那欲仙欲死的境界。
 
  尔时,趴在男人身上娇喘着气的美女,抬起头望着正在看着她的男人说道: 「唔…你可以……告诉你是谁了吧?」,只见男子用手轻轻的拨开了美女的发丝 笑着说道:「柳长青,我叫柳长青,不过以后妳要称我主子,因为妳已是我的侍 妾」。
 
  「侍妾!我诸葛明珠成了他的侍妾,这个人未免太…」,心中思忖着然却没 有争辩或生气,看着他,诸葛明珠忽然有种想臣服的感觉。
 
  将她整个抱起,让她坐在自已怀裹,柳长青微吻了她一下,将秀发轻轻的拨 到了她的背后,由于柳长青粗大的肉棒仍坚挺的在穴内,因此引诸葛明珠被抱起 时不由的低吟了一声。
 
  接着诸葛明珠听见了柳长青又说道:「珠儿,以后我便这样称妳,知道吗, 我的侍妾有九人,虽然我不知道将会是那九人,但第一次在比武台下见到妳,我 便决定妳将是我九侍中的一位」。
 
  看着诸葛明珠无语,顿了顿柳长青又道:「珠儿,妳很美,也很有才学,然 能当我柳长青的侍妾皆是数一数二的有才美女,而且她在魔神门的地位将仅次于 副门主」。
 
  「你是四大天中魔神门的门主!」,诸葛明珠惊呀着说着。然柳长青也即点 头笑道:「嗯,不要怀疑,我便是那拥有武林四大势力其中之一的魔神门门主柳 长青,而妳也将成为魔神九侍之一」。
 
  诸葛明珠忽然怩怩的看着柳长青,脑中也开始回想起她母亲的那一段话:「 珠儿,妳命卦双坎,在妳四十二岁的时候会有个劫难,而引发的时间便是在今年 ,依为娘推算,此劫成四九之数,因此妳的劫难将在这四十九天内引发」。 
  话声一顿又道:「四九之数,为四死数,为九霸者,妳的劫数为死劫,引劫 之人必是一方之霸,而今娘还没有避开的方法,不过记住,若不能避劫,唯有顺 劫而行,将来娘自有方法救妳们…」。
 
  突然的想起的这些话让一切的因原都解开了,她心想:「眼前的人是武林一 霸,真应了娘的推断」,又想:「原来鬼谷子师伯说要在今天前嫁给朱师兄才能 避劫,是指这事…这样说,我今日会如此完全顺应了我的劫数!而若不是我的任 性,此人也不会看上我,我便不会有此劫数」。
 
  柳长青看着她怩怩的不说话,只是瞪着大眼看着他,忽然间柳长青感觉诸葛 明珠很美,美的有些像在他心中那挥不去的那人,不错,就在他未成为魔神门主 之前,在他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感情,也是让他认定为心中永远的妻子…圣女门 的圣女“韩巧巧”(魔幻武林8、5番外篇有提)。
 
  紧紧的抱着诸葛明珠,柳长青再一次的用热情包围着她,而突来的激情令诸 葛明珠从思忖中惊醒,看着柳长青她忽然想到:「何不杀了他,那杀劫或许便不 会发生了」,然而她立刻推翻了这想法,因为她记起了母亲最后那一句话“顺劫 而行”。
 
  一阵出神,胸前的敏感处开始传来阵阵的苏爽,原来柳长青紧抱的一手已来 到她胸前的一双玉乳上尽情的捏揉,而另一手也将她的粉颈勾了过去,头一低唇 儿便也落下,许久,双唇分开,只见香唾在两嘴之间连成线丝。
 
  不久,诸葛明珠脸上越发嫣红,而且情不自尽的将身子靠近,让柳长青能肆 意的抚弄着她的全身,口中也渐渐的哼着,柳长青知道诸葛明珠已又有了情欲, 于是开始耸动着腰,让原本被嫩穴紧缩的肉棒再次动了起来。
 
  诸葛明珠的哼声越来越大,柳长青的抽插也随之增强,肉棒一进一出的抽动 ,配合嫩穴涌出的浪潮发出美妙的音乐,穴内万般的苏麻早已再次攻陷她的理智 ,终于诸葛明珠又开始低声呢喃着:「嗯…嗯…好…爽…嗯…好人儿…快…嗯… 唔唔…真好…哦…要来了…哦哦…」。
 
  随着柳长青的抽插,紧闭着眼开始摇动腰肢诸葛明珠,早已忘了劫难这回事 ,现在的她满脑子想要再次享受到高潮,她的情欲一但被挑起便很难再平息, 无奈在她又要高潮时柳长青忽然停下脚步的拔出肉棒。
 
  「你…」,无比的失落感涌现,诸葛明珠不禁睁眼着柳长青,然而柳长青脸 上笑容却使她嫣红的脸再次红透了。缓缓的低头,柳长青在她耳边说到:「要叫 主子知道吗,来现在叫一遍给我听」。
 
  听到柳长青的要求,诸葛明珠羞的躲入怀中不语,柳长青这时抬起了玉臀让 硕大染汁的龟头在穴唇骚弄,偶尔也磨擦了那唇上的肉珠,这般挑逗诸葛明珠开 始渴望着他再次深入,于是口中轻轻的并出了两字。
 
  「主…子…」。柳长青并不满意这样的音量,因此他又轻道:「珠儿这样太 小声是得不到奖赏的」,一手加入了抚捻,并有意无意的将手指轻轻的插入挑逗 ,诸葛明珠这时再也忍不住的大声道:「主子,主子,你是珠儿的主子,快给我 ,快我要,哦」。
 
  这次的回答终于得到了报赏,只见柳长青用力的将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插入嫩 穴中,也引起了诸葛明珠的一声闷哼,接下来不久更是一次比一次用力的狂插狠 送。
 
  而再看诸葛明珠则摇头狂哼有如浪妇般的配合摆动,「啊…好主子…真会弄 …啊…珠儿…好爽…啊啊啊…不行…快裂开…好酸…啊不行…会坏掉…啊…啊… 啊…上天了…好爽…啊啊啊啊啊…」。
 
  强烈的抽送终于使得诸葛明珠抖动身体,再次的献出生命的泉源,但柳长青 并没有在她泄后停下脚步,不但如此更加快脚步的抽插,只见嫩穴中随肉棒飞渐 出了大量的淫露,再度染湿了大片床单,忽然柳长青狂喝一声,肉棒用力的插入 穴中最深处,暴射一阵强烈的滚烫,而受到这阵滚荡的诸葛明珠,终于受不住的 爽昏了过去。
 
XXX   XXXX   XXX   XXXX   XXX   XX 
  江苏应天府城的风光一向很吸引人,看那官道上来来往往商客络绎不绝,把 整个城中挤的热闹。然而这景况维持不多久,忽然间一群怒脸壮汉,个个手上急 抽马鞭,口中不时狂喝,从城门口驱马而来。
 
  “锦衣卫拿人来了”忽然不知从那传来一惊叫,使得人人闻言纷纷闪避,然 而仍是有人闪避不及,于是接着一阵人仰物翻,东倒西歪,整个官道上有如狂风 过境般,惨不忍睹。这样恶劣的行径虽是令人厌恶,然在朱氏天下之中却也常见 ,而且谁也不敢阻止锦衣卫,因为他们代表着那个时代的白色恐布。
 
  再说锦衣卫群人继续不管群众的驱马往城中央行去,然而就在他们刚到达了 市集中心空地时,忽有怪风袭来。
 
  这时,锦衣卫群人中,那为首身背大刀之人见状忽感不妙的发出示警,然为 时已晚,于是袭来的风中夹带几道银光闪没,跟着,除了的背大刀那为首之人和 几个较机灵的属下跃起闪过外,在后的那些群锦衣卫皆在惨叫声起后,连人带马 到下不起。
 
  「来者何人,敢拦我东厂拿人」,锦衣卫为首之人落地拔刀后大声叫到。 
  空地上早已没有了人,然而就在他话落后忽然间,不知从何掠出了一些手持 刀剑的武林人,而随后只见一道人影飘然而来,口中还道:「天地正气,永生不 灭,为我正义,浩然长存」,话声落后出现一长胡慈目老者。
 
  老者一出现,后面那群武林人皆付诵道:「为我正义,浩然长存」。
 
  “正义会”一道思绪掠过锦衣卫为首之人的脑中,再看看那人他不禁又想到 这眼前之人可是那自称忠烈之后,正义会会主文子凌。
 
  锦衣卫为首之人脑中思忖,口中便道:「哦,原来是正义门,哼,听说正义 会一向自许忠列之后,对朝忠心不二,今日你文子凌拦我常义去路又伤我的人, 是何道理」。
 
  老者果然是正义会会主文子凌,但见他笑道:「常义,你不也是忠臣之后, 为何甘为那昏君之后做事,难道你也忘了你常家深受太祖(朱元璋)之恩」。 
  锦衣卫头子常义见他提起自已的袓先常遇春,不禁道:「不用说了,文子凌 ,你正义门果然私藏那斯叛徒,我劝你们快快把他交出来,不然朝庭是不会放过 你正义门的」。
 
  文子凌大笑道:「哈哈哈,我文子凌既然为大宋烈士之后,自是不会让叛徒 朱棣的后人再霸我江山,道不同不相为谋,常义,末说吾皇(建文帝朱允文)现 在并不在我正义门,就算他真的身处正义门,只要他一声令下,我文子凌决对会 领着正义门起义的」。
 
  常义见他不肯认便道:「哼,文子凌,那斯若不在你正义门,我想你铁定也 知道他藏在江苏的消息,不然尔等也不会从浙江来到,而且在此处埋伏」。 
  文子凌忽然看常义后面一眼道:「知道又如何,常义,你东厂今日要拿人的 话,先过我正义门这关再说吧」。
 
  常义闻言后忽然笑道:「看来你把我常义看轻了,既然我知道今日会遇尔等 ,难道我就只带这些人吗?」,话声才落用手一招,突听一声吠哨,场上立即又 来了一批身着银衣的锦衣卫,且人数却比文子凌的正义门有过之而无不及」。 
  突然的状况使场上更加紧绷了起来,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从正义门的人群中 跃出,「我叶宗留先来会会你」,只见话声一落人也跟着在空中挥刀砍向常义。 
  常义见是一十六七岁的年青人不禁冷笑,随即将背中大刀拔出,两人刀一接 实,立即暴出火花,叶宗留一招未果,落地后立即单手跃刺,刀锋锐利再次攻到 ,常义也不待慢,双手滑刀而挡,一声吭当,只见刀面刀尖互相碰触,又并出另 一道火花。
 
  叶宗留的两次抢攻皆无建功,不由退了下来,然而就在此时,常义的刀劲却 随后攻到。这次换了叶宗留起刀护住身形,双刀交错再次发出声响,当当之声不 绝于耳,两人之间也由一守一攻化为互有攻守,然在场之人都看的出,叶宗留守 多于攻。
 
  常义的刀劲似乎非常的重,每一下互相接连不断的砍的叶宗留虎口生血,然 叶宗留的刀法也非等闲之辈,只见他在啸啸刀阵中尚能挥刀有如城墙般的护住自 已。
 
  两人的交锋终于分开了,只见叶宗留喘气的退了几步,似乎很佩服叶宗留, 常义不禁道:「小小年继竟能将正气刀法练的如此好,小子,可以接下我霹雳刀 诀的人可不多,不过接下来你可要注意了」。话声才落,便提刀向叶宗留攻到。 
  其实由刚才的较劲,大家都看的出,常义的武功在叶宗留之上,而叶宗留也 知道,然自已出来总不能失了面子,因此心中虽叫苦仍硬撑使刀,这会见常义提 刀而来。刀劲似乎比先前更加强劲,不禁心中一凛,强提全身功力应付。
 
  一股杀气袭身而到,叶宗留心裹的恐惧不禁又加深了几分,就在常义攻到的 同时,文子凌从叶宗留的身后闪出,口中喝到:「宗留退下」,手上挥刀迅如游 龙的直向攻来的常义而去。
 
  正气刀法对再次对上了霹雳刀诀,两人武功皆是刚烈,一对上手更是并出阵 阵巨响,情况似乎是你来我往不相上下,瞬时已过百招,忽然这时文子凌使出一 式杀招“正气浩然”,刀上霸气突增强往常义身上直劈而下,而常义也使出霹雳 刀诀最烈一式“横天霹雳”,刚刀横砍斜切而上。
 
 两刀在半空相碰,暴出一阵强大气流,使得群人纷纷退了几步,一招之后两人 飞退,文子凌眼露佩服的神色,而常义则是有些惊骸。
 
  这样的停顿并没有多久,突见常义向后一招,身后的锦衣卫一起涌上,想来 常义为达任务已不管什么,碰巧的是文子凌也在同时带着正义会群攻而上,两人 争斗忽然间变成了双方的斯杀,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两方人马的伤亡也在增加 中。
 
  忽然间东方出现了一大批官兵,原来是江苏知县带人来助阵,果然由于官兵 的加入迫使正义会的人员伤亡加剧,转眼间已剩下数人,而此时的文子凌眼看着 人员的亡却无能为力。
 
  一阵阵清翠的铃当声渐行渐近,街道的尽头忽然出现了一顶红轿,并以飞快 的速度来到。苦战中的叶宗留听闻不禁心中一喜,因为他知道未婚妻已劝动了她 那流花楼的结拜姊妹前来助阵。
 
  果然,在他思忖间一个美丽女子从轿中跃出,只见女子一身红兜轻纱,身形 飘然的从群人头上掠往两人争斗之地,这时,文子凌和常义正处热战,两人皆以 最强烈的一刀硬拼,而女子也在此时刚好从空中落下,只见她修长玉腿一劈,两 娇裸足分轻点两人刀面,两人刀势被这么一点,竟如遇强风的措了开来。
 
  女子点开了双刀并无落地,而是借力一个回身撒出万点星光,然后,在一阵 惨叫声中重回轿中。人群再度分开两边并纷纷往轿子看去,尤其是文子凌与常义 两人根本没想到,这女子竟在瞬间破了自已成名的招式皆惊呀的看着轿中的美 人。
 
  这时两个青苹之年美丽女子从轿旁走来,其中一人看了叶宗留一眼便同到 了文子凌的身边叫了声:「爹」。回过神来,文子凌不禁道:「茹儿、宜儿,妳 怎么也来了?」。被唤茹儿的美女道:「嗯,女儿和妹妹是来找义姐的,刚和义 姐出来,便看到爹爹在此被人围攻」。
 
  「哦,这位仙子可就是妳常提到的那位义姐」,文子林看向轿中说着。
 
  似乎想炫耀一番提高了声音,另一个叫宜儿的说:「大姐姐她来头可大了, 她是可是流花楼的流花三仙,也是武林十二花魁中排名第三的风仙子风晴」。   
   文子凌一听甚是惊呀的看着娇中美人,而这方常义也瞪大了眼看着,怩了会 忽然对风三仙子道:「久闻流花三仙个个人比花娇,风仙子更是美艳无比,堪称 江苏第一,今日一见果真让老朽惊为天人,但不知仙子来此可也是要和朝庭作 对」。
 
  风仙子抿嘴笑道:「常大人好说,其实流花楼是从不介入朝庭之事,只是今 日小女子想卖常大人一个消息,不知常大人是否想买?」。
 
  常义:「哦,不知仙子要卖的消息是何,代价又值多少?」。
 
  风仙子道:「价格很便宜,只要现在大人带人退出江苏,而消息吗…便是大 人追讨那人现在的去向!」。话才一完常义和文子凌皆是一震。风仙子续道:「 大人可是成交了?」。
 
  流花楼的消息可靠度在武林上可是不容迟疑的,因此常义突转身向文子凌说 道:「子凌兄,看来你我要留待下次」,文子凌也回到:「老夫等着」,常义看 了文子凌一眼,随后一招便着大批人马离去。
 
  场中剩下了正义会的人马,只见文子凌向风晴道:「仙子可否也告知老朽吾 皇的去向?」。好像知道了文子凌会问,风仙子不迟疑的道:「伯父若想知,侄 女自是会告知,只是…不知白父可信侄女否?」。
 
  文子凌闻言笑道:「仙子多礼了,仙子今日解围之恩已让老朽对仙子有绝对 信任」。风仙子说:「嗯,既然伯父相信我,此处不是说话之处,伯父可否移身 至流花楼」。
 
  文子凌眉头微皱道:「这…」,风仙子见状便又道:「伯父末要担心,那前 辈现在的武功可比常义多了不知几倍,相何我,就算常义知道那地方,也不见得 找的到他」。文子凌还是有些迟疑,然在女儿的说劝下也同意先到流花楼再说。 
  场上的战事终于告一段落,市中央的空地也在他们离去时又恢愎了先前的热 络,而在空地一旁的客栈二楼上,正有一人手摇羽扇,轻尝香茶的看着这场战事 的开始到结束。
 
  男子不是别人,就是那夺走玄机玉女引来武林煞神的魔门门主柳长青,只见 他轻啐了一口茶道:「嗯,此般身手,才配得上九侍之首,珠儿他们的大姐」。 
  「主子,谁配当珠儿的大姊呀?」,诸葛明珠忽从房内走来依偎到他的身旁 。
 
  放下香茶,柳长青扶起她,让她斜躺入怀道:「珠儿到了晚上便会知道了, 这会我先卖个关子」。诸葛明珠笑着道:「主子是不是要去那流花楼找大姊?」 ,柳长青惊呀的道:「珠儿怎么知道的」。
 
  诸葛明珠笑着说:「难道主子忘了珠儿是什么人了」,柳长青:「这么说我 的玄机玉女也算出九侍之首是谁啰」。
 
  轻轻的叹了一句,诸葛明珠道:「不行,我只能算大概,因为算出主子将往 东,那最多美女的地方就是流花楼,就像当初我只算出劫难将在那日出现,却不 知是谁一样,不过这也由于这样,珠儿才会被命运之神带到了主子身边…」。 
  「不是,是我把妳带到我的身边,不是命运之神」,柳长青不再说话,只是 头一低吻住那诱人的唇,而诸葛明珠也在品尝着被爱的感觉,…
 
xxx   xxx   xxx   xxx   xxx   xxx  
  一条人影化过天既,忽然间停留在那位于流花楼一个叫做怀玉居的房顶上, 男子拿开了几片瓦片便向房裹看去,只见一个绝世美女正裸着身离开池边,男子 不迟疑轻踏了一下瓦片,然后往十里林快速而去,但见隐约间,可见那绝世美女 也惶然着衣,一翻身紧随在后………
 
魔幻武林前传4      正义二姝
 
  寂静的深夜,流花楼,这个应天府城内最大酒楼此时正处热闹时刻,只看人 来人往花天酒客相继来往,然而在流花楼的另一边,却有不同的一般情景。 
  由于风三仙子的要请,正义会会主文子凌,带着他的弟子叶宗留和两个女儿 文沁茹、文沁宜和一干人等,暂住在位在流花楼的另一个叫怀玉居的客房,这是 一处专为贵宾和流花楼内人员所设的住处。
 
  月色朦胧,凉风清爽,这时文沁宜从房中走出,正要往拜姐风晴的房间怀玉 楼走去,然在半路上忽然听见有人交谈的声音,不禁转往庭院走去,不稍时来到 了院中,即要到凉亭处时,却看见了亭内坐着两人,一个是姊姊沁茹,一个却是 心爱的师兄叶宗留。
 
  此时两人未发现文沁宜的到来,仍是彼此握着手聊着,而文心宜只是心碎着 躲在一旁,只见文沁茹收回了手说道:「叶师哥,虽然爹爹刚才已经答应了我们 的婚事,但我仍然有些不安…」。
 
  重拉回了文沁茹的玉手,叶留宗笑着说:「茹妹,妳是不是担心我和宜妹的 事?其实这个妳不用担心,相信我,我对宜妹只是一般兄妹,对妳才是真感情, 宜妹那边我会找机会和她说的」。
 
  听到这文沁宜心中又是一疼,原来她心爱的师兄从前以来都只视她为妹妹, 忽然间有股冲动,使得文沁宜想走出去问个明白,然而她却忍了下来心想:「也 许以前真是自已自作多情」,静静的看着两人,又低头想了想,忽然间觉的心没 有那么痛。
 
  「姊姊,叶师兄」,文沁宜自动走了出去,并且面带笑容,倒是两人看着她 的出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文沁茹这时似乎比叶宗留勇敢,走过来拉起了文沁宜 的手道:「妹妹都知道了?」。
 
  文沁宜含笑着点了点头说:「嗯,姊姊别担心了,其实我也只是把师兄当成 了哥哥而以」,话虽如此说,眼眶中却有些泪光,而听见这些话的叶宗留却出现 了不舍的表情,不过那只是一瞬间而以。
 
  忽然抱紧了文沁宜,文沁茹不禁轻说道:「妹妹,谢谢妳」。
 
  在这方面很明显的姊姊文沁茹比妹妹文沁宜爱的难舍,她也没有放开去成全 别人的勇气。挣开了姊姊的怀中,文沁宜擦擦眼泪道:「对了,姊姊要不要和我 去找晴姐姐」,忽然看向叶宗留又道:「如果叶师兄不反对的话」。
 
  叶宗留这时正尴尬的知说什么,听到文沁宜的话急忙说道:「我正好有些事 要在这等王能师弟,妳们去吧,也替我向仙子问好」。文沁茹点了点头两女接着 便离开了庭院。
 
  再度坐了下来,叶宗留忽然露出了诡谲的表情:「师弟,躲了那么久,你也 该出来了吧」。
 
  从阴暗处走出一个白脸年青人满脸笑意的坐到叶宗留的面前:「师兄,我真 佩服你,竟让那两个黄毛丫头对你这般对你着迷,看来老鬼的会主之位,不久后 就会落在你的身上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小弟我」。
 
  叶宗留露出了隐藏已久的奸笑答:「好说好说,王师弟,为兄怎么会忘了你 ,只不过还望师弟在那老鬼药中的份量可要下重些,我若提早作了正义会的会长 ,兄弟你也可是会中要职呀」。
 
  王能:「嗯,果然不惘费你我同穿一条裤子之宜,这样吧,什么捞子兄弟不 求,但求兄弟把那小的让我,兄弟可应?」。
 
  叶宗留笑道:「既是兄弟,有什么不好的应的,不过,这讨好人的功夫我可 教不得,只要兄弟能追得,那我自是双手奉送」。
 
  王能:「那叶师兄就看我的了…哈哈哈」说完两人皆看着彼此大笑。而这边 两人在大笑着,怀玉楼中却有件他两想都想不到的事正在发生。
 
  话说两姝一起来到了风三仙子所居住的怀玉楼西院房门口,文沁茹正待敲门 ,忽然间隐隐约约听见了女子的娇啼声,两人一惊,便以为风晴姐发生了什么事 ,急忙用力推门,但见门并未锁应声推了开,瞬时羞人的一幕,落入了两人眼中 。
 
  房内的大池边正上演柳长青和诸葛明珠的激情,而由诸葛明珠尖叫失神看 来,两人的激情已告断落。
 
  放下卦在身上失神的诸葛明珠,柳长青脸上带着笑意,挺着那满是淫露的粗 大肉棒走了过来,从没看过男人那儿的二姝除了惊叫,更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去, 然而,她们却忽略眼前男人走向她们的威胁。
 
  「你…你是…谁…唉呀」,文沁茹惊叫一声倒向柳长青的同时,文沁宜也看 向姊姊这边而来,然而就在此时腰间一麻,人也跟着倒向柳长青的另一个臂弯中 。
 
  二姝并无昏迷,只是全身酸软无力任凭这人扶着自已走向牙床,忽然间两人 心中一阵恐惧,那恐惧是两人皆预测到即将可能发生在自已身上的事。而等到他 们看到牙床上那全身赤裸昏迷不醒的风晴时,心中的恐惧就越深了。
 
  「晴姐姐!…这…你想作…什么」,就算是恐惧,就算是她知道她得到的答 案和她所想到的却相差无几,但文沁茹总是有着那一股勇气问着眼前的男人。 
  柳长青并没有出声,而是用行动代表了回答,这牙床甚大,他将两女分别扶 到了风晴的左侧后便开始脱起了两人的衣服,这样的动作他相信文沁茹看的懂。 果不然文沁茹惊慌的道:「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咬舌自尽」。话中充满威 胁。
 
  然而这句话并没有阻止柳长青持续的动作,相反的只听柳长青说道:「妳们 谁先自尽了,我便杀了另一个,并且将妳们赤裸的吊在城门上」。眼泪终于流了 出来,在这一刻钟,文心茹体会到眼前这男人直是恶魔的化身,然而自已又能怎 样。
 
  没有理会的脱光了文沁茹的衣服,柳长青开始脱着文沁宜的衣服,然一直未 说话的文沁宜忽然间露出了哀求的眼神说道:「求求你,放过姊姊吧,她就要嫁 师兄了,求求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任何事妳都愿意?」,眼露神光,柳长青看着转眼间已被剥的全身精光的 文沁宜问道。
 
  「是的,任何事」,再一次确定说出去的话,文沁宜毫不迟疑的表示着。 
  手指轻轻在文沁宜身上急点,柳长青不知用了什么手法解开了她的麻穴并封 住她的武功,文沁宜也在恢复行动后跪趴着跷起美臀来,此时柳长青还有什不明 白的,于是左手一伸从后轻轻的拨开玉腿,开始爱抚的娇嫩的蜜处。
 
  眼看着妹妹被凌辱,文沁茹内心一阵绞痛,她不想妹妹竟然为了她牺牲自已 ,这时,往日的姊妹情宜忽然染上心头,妹妹的形影在心中越是清悉,甚至代替 了心中自已所爱的师兄。
 
「我竟然这么爱她,为什么我现在才发觉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0-21更新.